当前位置:首页 > 金融资讯 > 正文内容

慢性丙肝能否每年都用聚乙二醇干扰素抗病毒治疗

2周前 (06-22)40

  我父亲是1992年因输血,直到2009年5月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患上了丙肝而且是1b型,于2009年11月2日在当地住院接受“派罗欣”(180微克/周)联合“利巴韦林”(1克即10片/日)的抗病毒治疗,于2009年11月9日开始注射“派罗欣”的第一针,在治疗中到第十针后肝功能正常,但是HCV-RNA到25针后时而转阴但不能连续转阴,为了使其能够连续转阴坚持到2011年9月12日注射了第九十八针(最后一针),10天后停服“利巴韦林”,2011年9月21日检验HCV-RNA为<1.0乘10的3次方、肝功基本正常。不幸的是治疗结束后的第17天(即2011年10月12日)血液检验为:HCV-RNA为1.88乘10的7次方、ALT为84、AST为52,我用了十多万的钱和近两年的时间,仅17天就又回复到原发现病情时的高病毒时期,使我的钱和时间都付之东流。(详见《病情介绍》)

  停止抗病毒后又先后服用了水林佳(水飞蓟宾胶囊)、百赛诺(双环醇片)、美能片(甘草酸苷片)、优思弗(熊去氧胆酸胶囊)使ALT、AST和GGT分别保持在48、52和60左右;HCV-RNA在2.2×10的6次方左右,这样保肝9个月后(即2012年7月18日)检验ALT、AST同为52、GGT为74、HCV-RNA为8.808×107,特别是B超提示:肝肿大,右页最大斜经14.8cm勒缘下6cm,于是2012年7月29日住院接受第二次抗病毒治疗。

  这次抗病毒我要求换成佩乐能联合利巴韦林、由于当地医院未用过佩乐能只能从最小剂量用起,于是2012年8月3日第一针佩乐能为50ug/周(0.8196ug/㎏),利巴韦林1g/日,第4周换为80ug/周(1.29ug/㎏)到第10周后(既2012年10月10日)检验ALT为26、AST为19、GGT为35、HCV-RNT为1.39×105,第13周换为100ug/周(1.587ug/㎏),由于当地100ug的买不到先后只用了8针其余全是80ug,24周后(即2013年元月18日)由于HCV-RNA不能转阴就停止了佩乐能注射,元月23日停用利巴韦林,这次抗病毒肝功检验最低ALT为11、AST为6、GGT为17、HCV-RNA为1.803×106左右。详见《佩乐能治疗期肝功检验资料》

  从2013年元月24日,继续用水飞蓟宾胶囊、双环醇片和甘草酸苷片进行保肝,使ALT和AST分别保持在37和46以下、GGT为54以下。到2013年5月3日肝功检验ALT为70、AST为73、GGT升到77,所以于2013年5月5日住院,注射谷胱甘肽和美能针,到2013年6月4日检验虽然ALT和AST分别降到33和38,但是总胆汁酸TBA升到205.3且尿已变黄,所以静脉注射丁二磺酸腺苷蛋氨酸0.5g(喜美欣),2013年6月24日检验TBA降到10.6,并于2013年6月20日开始用“佩乐能”联合“利巴韦林”的第三次抗病毒治疗的第一针,这次“佩乐能”剂量为80ug,到2013年10月17日注射第十八针,肝功能一直正常且前白蛋白PA升到198左右,B超检验提示:肝脏形态正常,包膜完正光滑,体积正常,门静脉内经1.0cm,但是HCV-RNA一直是6次方左右。

  急向各位专家请教:我父还需要继续这样抗病毒治疗吗?聚乙二醇干扰素长期注射对身体埙害大吗?从我父近四年的治疗中看,不抗病毒就会加快肝硬化,该怎么办?(我的信箱地址:jzjnjczx@163.com)

  一个为父病担忧的儿子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都来自互联网公开信息整理而来。

分享给朋友:

相关文章